<form id="3iyzb"></form>
      <form id="3iyzb"><legend id="3iyzb"></legend></form>

    1. <em id="3iyzb"></em>

      <b id="3iyzb"></b>

    2. 今天是
      手机版
      您的位置: 首页 >陶花灿烂>详细内容

      陶花灿烂

      过了黄洋界,险处更须看——四十年从教之路的哲学感悟

      来源:江苏省如东高级中学 发布时间:2013-03-29 09:21:34 浏览次数: 【字体:

      一九六五年夏,六朝古都南京。我告别随园,登上紫金山观看喷薄而出的朝阳,迎接全新的生活。八百顷太湖之水,锡惠山二泉之月终于没有如我所愿再度伴我,迎接我的是南黄海的潮起潮落和拍岸涛声。也在这一年,一位伟人“重上井冈山”,如椽巨笔挥写出豪气冲天的《水调歌头》:“久有凌云志,重上井冈山。千里来寻故地,旧貌变新颜,到处莺歌燕舞,更有潺潺流水,高路入云端。过了黄洋界,险处不须看。风雷动,旌旗奋,是人寰。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缮暇盘炖吭?,可下五洋捉鳖,谈笑凯歌还。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苯衲甏航?,家居喜迁清华园,我整理旧物,那1600多篇发表的文章,“江苏省中学特级教师”(1984)、“全国优秀教师”(1989)、“江苏省首批名教师”(1999)的证书、奖章,虽都激起了我“莺歌燕舞”、“潺潺流水”的喜悦感,但更多的却是使我涌起“过了黄洋界,险处更须看”的求索欲望。四十春秋过去,弹指一挥间。重读毛泽东那形象与哲理辉映的《水调歌头》,引发了我对四十年从教之路的哲学思考。

      一、“可遇”与“可求”。俗话“可遇而不可求”包含着朴素的辩证思想?!翱汕蟆笨梢岳斫馕桓鋈宋硐胱鞒雠?,“可求”本身并不错;“可遇”,不妨理解为由于自身进步、成绩的不断积累,某个荣誉、一次成功的突然而至,不期而至。我们要注重“可求”,更要相信“可遇”、“可遇”可以转化为“可求”,“可求”之实现,往往离不开“可遇”之心态。1977年我调到如东师范,那时才粉碎“四人帮”,教育园地乍暖还寒。中师没有大纲, 没有教材,一切从零开始,谈不上什么“可求”——没“职称”这个词儿,更没有“特级教师”的影子。但我没有因为没有明确的“可求”就糊糊涂涂教学,马马虎虎工作。我自编教材,研究学员(有的只比我小一两岁,已在社会上工作了多年且有实践经验),研究中小学教材教法。在此过程中我比较系统地学习了陶行知先生的培养创新精神的创造教育思想。这个思想主要以“行是知之始,知是行之成”为理论依据,以生活为教育内容,强调教学做合一;力图通过“六大解放”、“三个需要”、“一大条件”来解放、培养并发展学生的创造力;同时采取启发、自动、手脑并用等方法实施创造教育。在此理性光辉的照耀下,我结合教学实际,并不断总结经验写成文章,到1984年,我已发表了20多篇较有质量的文章。那时写文章几乎没有功利色彩,没有什么利益驱动,只感到有些体会不写下来是一种缺憾、损失,感到作研究写文章是教师职责的题中应有之义。为什么这样说呢?原因有四:当时课务较重(教两班文选,还要教修辞逻辑),领导也没有要求,研究和写文章完全是“自找苦吃”;没有稿酬(后来才有低稿酬);那时的报刊很少,写作时也没有想到去发表;写作条件很差,一家四口挤在一间屋子里,备课和写作只能在夜深人静后减弱了台灯的亮度挤在书桌一隅进行;即使文章发表了,也不像现在可评个什么奖之类,不想也不能用它再去获得个什么?!翱汕蟆钡挠负跷?。即使这样,我却乐此不疲,因为我相信这样的努力和积累总有它的价值,总是对自我的完善,或者这就是一种相信“可遇”的思想吧。1984年评特级教师,我是抱着应付的态度对待的,因为县里知名度比我高的老教师还有好几位。结果我被评上了,据说评审组认为我发表研究文章起始早(1978年),篇数多,层次较高(《北师大学报》、《扬师学报》、《徐师学报》、《语文战线》等)。破解其中的哲理内涵,至少有两点,一是有“可求”固然好,为获得“可求”之物而奋斗也是值得赞美的思想境界,但这样的奋斗应该在正确的思想观念支配下,抱着一种平常的心态,符合规则地进行;二是相信“可遇”,这更是一种值得肯定的境界,让平时的努力在一种远离功利的状态中进行,重在自身的积累和完善,这往往会使原本并不明显存在的“可求”以“可遇”的形态出现,这便是生活中的辩证法。总之,对“可求”之物的急于近功的过度之求往往会使你的心理失衡,陷入一种由莫名的苦闷、偏激编织而成的罗网,从而影响你收获“可求”之物的过程;相反,当你集中精力、心力于自身实实在在的积累和发展,你的行为都在一种平静自然的状态中进行,那么,“可遇”之物也许在你不在意中悄然降临。

      二、理论与实践。陶行知认为,教育应该是创造教育,教育的最终目的便是要求受教育者在掌握原有知识的基础上进行创造。这种创造教育思想启发我们:只在校园内向学生灌输书本知识,忽视学生与社会的联系,不重视让学生参加社会实践的封闭式的教学模式,必须改革!1985年开研究课《荔枝蜜》,使听课的同行有耳目一新之感。于是我进一步总结,写成论文《定向 定序 定度》,发表于《黄淮学刊》。这次成功启示我,教学只有接受理论的光照才能避免盲目性,才能提高科科研含量;理论只有获得实践的支撑才能走出书斋,激发活力。我每上一次公开课,课前都有较为清晰的理论指导,课后都有一篇理论色彩较强的总结文章。例如1979年上《回延安》,我写了5000多字的《<回延安>教学札记》,发表于《扬师学报》;1982年上《学习》,我撰写了6000字的《议论文语言的逻辑分析》,发表于《西南师院学报》;1984年上《爱莲说》和《愚公移山》,我以“在古诗文教学中引进时代活水”为研究课题并取得初步成果,同题论文发表于《贵州教学学报》;1987年上《猫》,我引进比较教学理论,将小语教材中老舍的《猫》和中语教材中郑振铎的《猫》作比较,5000字的论文《接通小语信息,优化思维流程》发表于《抚顺教院学报》;1980年进行文言文单元教学尝试,经验总结《文言文教学中的古今汉语联系》发表于《徐州师院学报》。这些都不断启示我:理论研究必须指向教学实践,课堂教学必须指向课题研究,这是对科研型学者型教师的必然要求。

      三、博取与专一。语文学习的外延与生活相等。语文学习与政治经济文化体育等都应实现沟通。这就决定了语文教师必须“以专取博,博中求活”。从教以来,我曾在中师、高中、小学语文骨干教师培训班、中学语文骨干教师培训班、高师函授班教过形式逻辑,为此我曾五“啃”形式逻辑,编出《小学语文教材中的逻辑知识》等教材,发表专业性较强的文章10余篇。而这样的“专一”是与“博取”分不开的,我曾经要求学生将朱镕基总理《政府工作报告》的原稿和听取代表意见后的修改稿作比较,从形式逻辑的角度对20多处改动作评说;我也曾搜集“名嘴”(节目主持人、体育比赛现场解说员)的口误并将它编入训练材料,让学生纠错,学生兴趣甚浓。我在高中开“诗歌鉴赏”选修课,我曾将自己撰写的论文《历尽天华成此景,人间万事出艰辛——浅谈江泽民“三个代表”论述的自身文化实践》介绍给学生,将江泽民《访仙台》等五首七绝作为鉴赏教材;温家宝总理在人代会期间答记者问时多次引用“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等古诗言志明理,倾吐心声,我在选修课上与学生一起吟诵林则徐的《赴戌登程口占示家人二首》和丘逢甲的《春愁》,通过形象思维感受总理“以身许国,为民造?!焙托南堤ㄍ逋囊黄钋?。这样的课堂时代感强,充满活力,是“专”与“博”的统一。

      以“专”与“博”的辩证关系为理论支撑的“大语文教育”是我多年来追求的目标。我发表过《让语文与数学联姻》、《让语文与体育牵手》等文章;通过“时文鉴赏”橱窗、《绿岸报》和选修课,我将200多篇时文美文介绍给学生,丰富了学生的人文素养和知识积累。为了提高学生话题作文的拟题能力,我广泛挖掘语文资源,撰写了《亚运会新闻标题赏析》、《奥运会新闻报道标题赏析》、《“两会”新闻报道佳题赏读》、《“焦点访谈”的拟题艺术》等文章并开选修课作介绍,使学生大开眼界,在作文时精心推敲“明眸善睐第一瞥”。我把我的大语文教育观的见解和实践总结成讲稿,到陕西乾县、如皋师范和南通市中学语文教师培训班作讲座,受到普遍关注,我总结的创设大语文环境的经验和做法通过县教育局文件的形式在全县推广。很明显,这种见解和实践是陶行知生活教育理论的延续和发展。针对中国传统教育中“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学生是“读死书,死读书,读书死”,先生是“教死书,死教书,教书死”的现状,陶行知先生主张学生要积极参加社会生活,强调学生积极参与社会实践。在陶行知生活教育理论中,“在生活里找教育,为生活而教育”的观念相当明确,他的“社会即学?!毖?,更是告诉我们“教育的材料,教育的方法,教育的工具,教育的环境,都可以大大增加”。这与我们解决当前教育中教育内容的过时陈旧、不符合学生生活实际、不切合学生思想认识、不能很好地为学生的将来生活服务的现象是很有启发的。

      四、继承与创新。语文教师既要传承行之有效的传统方法,更要具备与时俱进的创新意识,在继承中求创新。语文传统教法重视语言教学,这是符合学科特点和语文学习规律的。为此,我专门开设“中学语文教材语言修辞研究”专栏,在《北师大学报》和《西南师大学报》上发表《中学语文教材数字运用艺术》、《中学语文教材量词运用艺术》、《中学语文教材拟声词运用艺术》、《中学语文教材‘详略呼应句’的运用艺术》、《中学语文教材中比拟动词的表达功能》、《中学语文教材成语活用艺术》、《中学语文教材人称运用艺术》等系列文章,并于1994年正式出版22万字的专著《通向语言世界》。季刊《北师大学报》、《西南师大学报》每期的“中学文科教学”栏只安排1-2篇文章,两家权威杂志以这样多的篇幅发表上述论文,在全国产生影响,多篇文章被人大复印资料全文复印。这样的语言研究融入了自已新的见解,本身就是继承与创新的统一,但我不止于此,又把语言研究与语言运用、语言教学结合起来,把研究的触角探入新的领域。又写出了《语言教学中迁移规律的运用》、《论现代文词语的比较鉴赏》、《文言词语迁移教学法浅说》等论文,特别是《论在语言教学中发展创造思维》一文在《北师大学报》1986年第4期发表,在全国较早地从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上回答了语文教学中的这一新课题。

      教法创新是语文教学时俱进的灵魂,早在1977年我就尝试运用导读法和比较法,整理了几十份导读案例,论文《语文教学中的比较法》发表于1980年第1期《扬师学报》。1985年我看到的一份调查报告说,中学生最不喜欢的文体是说明文,说明文中最不受欢迎的课文是《眼睛与仿生学》。学生的偏见反映的是教师创新理念的缺失,我决定与学生共同破解这一难题,引导学生走出误区。我在公开课上运用引入时代活水,师生充分互动、注重语言训练等方法,构筑起趣味盎然的活力课堂,学生称赞说“原来说明文还能这样上”,“学语文成了享受”。这堂课的经验总结文章《注重逻辑训练,培养思维能力》发表于《中学文科教学参考》。我还研究用教师的创新意识影响学生,激起学生学习的创新行为。我曾做过《中(高)考作文怎样出新》的系列讲座,我的好友徐海峰先生评价说:“……值得我们学习借鉴的,我以为至少有以下三点:思考的深刻、创新的追求和人格的力量?!蔽疑钪炖鲜Φ幕笆嵌晕业墓睦?,但“创新的追求”的确是我一以贯之的行动指南。1999年出版的专著《新编中考作文导引》和2004年由我主编的《锁定高考作文得分点》一书记录了我对中学生作文创新的思考和实践。

      应“金帆杯”大型教研活动之邀,我曾对几届活动中开设的《爬山虎的脚》、《圆明园的毁灭》、《沁园春·长沙》、《白蝴蝶之恋》等语文课作点评。这些课都运用多媒体手段,具有信息量大、省时提效的优点。我在充分肯定的同时,也对多媒体手段的运用与传统教学手段的结合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例如2001年评苏俊华老师《沁园春·长沙》一课时,我肯定了这堂课“现场语言,电教语言和形体语言和谐结合”的特点,然后结合当时上情况作了如下阐述:“这里的现场语言,主要指教者课上的包括朗读在内的口语信息和板书信息;这里的形体语言主要指教者的神态表情手势动作,乃至气度气质。当前语文课运用多媒体手段存在这样两种现象值得我们注意:一是‘唯电型’,‘唯电是用’,以课堂上不写一个粉笔字为先进,课文事先请人朗读录制好或是以现成的带子代替,课上轻轻松松按键就行。这样,板书、当堂范读这些传统教育媒体似乎已经落伍,被打入冷宫,把现代教育媒体的作用片面夸大到不恰当的地步。其实,现代教育媒体与传统教育媒体应该实行优势互补。例如教师当堂范读,可以根据学生的当堂信息反馈调整其朗读的重音、节奏、语气和感情,产生直面的感情交流和美感交流。板书也是这样。为什么不少家长在喜庆节日收到远方的子女发来的电子邮件,总有一种陌生感和寡情感,无法撩拨亲情的琴弦,而如果收到一封子女亲笔书写的生日贺信,却总会喜不自禁?其中的奥秘恐怕也在于此——这传统媒体上的文字不仅是线条笔划的组合,更是真情的流淌倾泻,这是刻板生硬的电脑语言所难以代替的。苏俊华老师在这堂课上,多次根据学生朗读的不足作示范性纠正;板书文字排列整齐匀称,书写隽秀,充分反映出现场语言之美,成为多媒体手段审美中介的重要补充。第二个误区,可称之为‘纯操作型’,即教师整堂课一直站在操作台前不离开,小心翼翼,唯恐按错了键,成了一个刻板机械的操作工。我们认为,运用多媒体手段于语文教学,教师不仅不能成为局外人,而且应该激情充满课堂,就像歌唱家、演员走上舞台一样,力求让自己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一个拖音或休止都传达出感情和美质。苏老师的这堂课精神饱满,激情洋溢,在教学的各个环节都努力显示出感情的渗透力和辐射力。他的空间体态语言,或表现为手势启示(如讲‘层林尽染’的‘层’用手势表示),或表示为点头赞许,或表现为倾身静听,或表现为眉眼传意,等等,这些形象语言既有可视性,又在可感性,缩短了师生的心理距离,对学生产生一种亲和力,形成一个审美活动所必需的情感场,这对学生情感世界的构建和审美观念的形成都起着潜移默化的积极作用?!?/span>

      这些辩证观点都得到了听课者的认同,我撰写的《多媒体手段的作用定位》、《多媒体手段与审美化教学》等论文中关于“继承与创新”的思考也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五、名与实。这是一个老话题,但它至今似乎还困扰着一些人。我的体会是“重实轻名,名在实中”。我们要追求“名”,但更要追求“实”;“名”也不只是指荣誉、证书、奖状、称号,教师的“名”,很大部分在学生的口碑,在莘莘学子的心中。上世纪七十年代我送过三届高中毕业生,在如东师范送了七届毕业生,在教师进修学校办了几十个培训班,还在几届高师函授、小教大专班上过课,我现在到乡镇的中小学或去机关、企业,经常能遇到以前的学生,他们都会说,记得那堂课的设计,那堂课的板书,那次考试的题目,甚至那堂课的一次提问,有的说至今仍保留着借鉴着那时的导读提纲、听课笔记。那些在我看来很平常的东西,我早已遗忘的内容,他们却记得那么清楚,表达得那么真诚,这令我十分感动?!懊敝寥绱?,夫复何求!他们记住了我,这样的“名”没有刻意设计的光环,没有烫金的大字作为载体,但我认为这样的“名”更有生命力。总之,有了“实”,你的“名”才能被认可;离开了“实”去“追求”得来的“名”,只能昙花一现,其光环虽在,但它也许早在人们心中消失;相反,你取得了出色的“实”,虽然光环不多不亮,但你的实名已闪光于人们心中。轻“实”而重“名”,也许会失去更多;重“实”而轻“名”,你会收获更丰,这就是辩证法。

      “高路入云端”。毛泽东的这句诗,既是惊叹,更是勉励。我不是“入云端”的“高路”上的行者。也许,伟人的另一诗句“一山飞峙大江边,跃上葱茏四百旋”(《七律·登庐山》)的诗意更适合我——我永远是在曲折山路上不断攀登的探索者。2003年纪念毛泽东诞辰110周年,我开设《走近诗人毛泽东》的专题讲座,尝试运用以师生互动为特征的沙龙式研究新模式;最近,我开设选修课“语文资源的开发利用”,进行了第一讲——《编织足球与语文的双重情结》,在实施“新课标”的探索之路上迈开了步伐。陶行知先生目睹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经济上的贫穷、教育上的落后而不断提出向旧传统旧教育挑战,不懈地创办新型教育,不断倡导和推行历次的教育运动,可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在他的伟大实践中,留下了一系列丰富的教育理论,如生活教育理论、教师论、教育论、学校管理论、创造教育理论……这些理论不但没有过时,相反,对我们今天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教育事业仍有看重要的启发作用和指导意义。我深知:荣誉与成绩都已过去,“谈笑凯歌还”有待来日,“过了黄洋界,险处更须看”,“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分享到:
      【打印正文】
      亚洲中文字幕超麻_亚洲国产成人精品无码区一本_一本综合九九国产二区_免费国产v片在线_色鬼久久久777_92久久久久精品